紫砂文萃

【 经典大家谈 03 】茶事——谈壶不言茶,如同言画而不提笔墨




王大濛,江南大学设计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出版专著《文人壶》《镌刻》《蒲草》等,其中国画与壶刻艺术以及菖蒲文化的研究,在国内颇具影响。人送雅号江南“草圣”。


谈壶不言茶,如同言画而不提笔墨,实是不可,谈及紫砂壶自然不能不提茶与茶事。传说中茶「发乎于神农,闻于鲁周公,兴于唐而盛于宋」,茶最初作为药用,后来发展成为现在的饮品。东汉时期《神农本草》中记述了故事「神农尝百草,日遇七十二毒,得而解之」。好像茶一出现,就以一个神秘而奇妙的角色登上的历史舞台。


原始社会后期,茶叶成为货物交换的物品。战国,茶叶已有一定规模。先秦《诗经》有茶的记载。汉朝,茶叶成为佛教「坐禅」的专用饮品。魏晋南北朝,已有饮茶之风。隋朝,全民普遍饮茶。



唐朝作为封建文化的顶峰,也是茶文化形成的主要时期。茶的饮用从皇宫显贵,王公爵士直至僧侣道士、文人雅士、黎民百姓,全国上下几乎所有人都饮茶。茶的饮用越来越普遍,文人雅士嗜茶众多,开始将茶与诗词歌赋结合起来。诗人白居易,一生嗜茶,每天吃早茶(「起尝一瓯茗」《官舍》),午睡起一碗茶(「起来两瓯茗」《食后》),晚茶(「晚送一瓯茶」《管闲事》)。许多著名的诗词歌赋出现于那个时代。陆羽所著的第一本完整的茶书《茶经》也出于同期。此时,做茶的技术也随之而日益进步,人们饮茶的方式从原先的熬煮茶汤变成了只将沸水冲入干制的茶叶以得茶汤。人们喜欢聚在一起,泡壶好茶,吟诗作乐,茶成为了人们间交流的纽带、友谊的桥梁。


唐代刘贞亮归纳了有十德以茶散闷气,以茶驱腥气,以茶养生气,以茶除疬气,以茶利礼仁,以茶表敬意,以茶尝滋味,以茶养身体,以茶可雅心,以茶可行道。这里已经给茶及饮茶赋予了许多精神的内容。


宋承唐代饮茶之风,日益普及。宋梅尧臣《南有嘉茗赋》云:「华夷蛮豹,固日饮而无厌,富贵贫贱,亦时啜无厌不宁。」宋吴自牧《梦粱录》卷十六,「鳌铺」载:「盖人家每日不可阙者,柴米油盐酱醋茶。」自宋代始,茶就成为开门「七件事」之一。宋徽宗赵佶《大观茶论》序云:「缙绅之士,韦布之流,沐浴膏泽,熏陶德化,盛以雅尚相推,从事茗饮。顾近岁以来,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早其极。」


宋徽宗 《文会图》


明代,茶的制作以及饮茶方式发生重大的变革,推行了瀹饮法的推广始于明太祖朱元璋诏罢团饼。「惟令采芽茶以进」。沈德符在《野获编补遗》中对此记述:今人惟取初萌之精者,汲泉置鼎,一瀹便暖。遂开千古茗饮之宗。」从明朝初年开始,瀹法特殊的价值,正如文震亨在《长物志》中所言,瀹饮法「简便异常,天趣悉备,可谓尽茶之真味矣」。瀹饮法这一划时代的茶艺变革,直接导致了明代茶风转向简约清淡。这种简约清淡的茶风正与明代的审美风貌相吻合,也承载了中国文化中茶饮所具有的清淡、高洁而隽永的文化意蕴。


嗜茶与品茶融入到士人生活的各个层面,尤其是社会交往方面,茶不仅是为士人社会交往中不可或缺的饮品,而且在社会交往中具有了象征意义,象征着人际交往高洁脱俗的「道义之交」。李诩在《真率铭》卷五中言:弗上虚礼,不迎客来,不送客去。宾主无间,坐列无序,真率为约,简素为真。有酒且酌,无酒切止,清茶一啜,好香一炷,闲谈古今,静玩山水,不言是非,不论官府,行立坐卧,忘形适趣,冷淡家风,林泉清致,道义之交,如斯而已。」


回首,不禁思量,茶事,在众多生活的繁杂中实在是一桩小事。然而,已经开始,转而发展,进而成风,最终升华成为一种人生的境界和艺术的高度,实在难得。却也是情理中事,犹如艺术的追求和锤炼,人生的曲折和往复,集小而成多,由器进乎道,过程中的因缘起合,变化中的千姿百态,并由此引发的诸多奇妙,诸多巧合,诸多滋味,不也正如壶中之茶?



穿越了五百年的时光隧道,紫砂带着满身的温润款款而来,聚拢了氤氲缭绕的茶香,气韵灵动,媲美金玉,成为多少人锲而不舍追逐的梦!


供春、时大彬、邵大亨…这是紫砂历史上的座座丰碑,岁月的沧桑洗练出众多紫砂大师的极致工艺。提及紫砂壶,依然是人们意识中的一种主流。始于明,盛于清的紫砂工艺,最初是因茶而诞生的,文人墨客在浅饮轻酌之中成就了紫砂的精魂,也成就了紫砂壶在这个舞台上的流光溢彩。


▲ 经典陶坊博物馆藏 / 邵大亨、时大彬作


文人的参与洗却了紫砂的缸瓦土气,从明代四大家唐寅、文徽明、仇英、沈周道清代的董其昌、陈继儒、陈曼生、和当时艺人的合作佳话,到唐云和冯其庸在当代紫砂大师的作品上绘画题句、精雕细琢。正是文化一点一滴的熏染浸润,提升了紫砂壶的工艺价值,也烘托出历代大师那充满了文化内涵和艺术底蕴的传世之作。


▲文人壶镌刻/王大濛先生创作


如今的紫砂壶依然是为茶而生,为茶而盛。壶,含孕了氤氲茶香;茶,温润了紫砂。一把经过了茶的滋养和呵护的紫砂壶,通体散发着一种高贵与祥和的光色,和那些呗置于案头、束之高阁而顶礼膜拜的壶相比,少了一些生涩,多了几分亲切,这也是众多紫砂大师共同的感觉:壶,是拿来用的,茶能养壶,壶也衬茶,而且,一个紫砂茶壶只能泡一种茶叶。经过了一段时间茶的滋养,紫砂壶才能表现出「外类紫玉,内如碧云」的状态,也只有和茶的生死相依,壶才能真正绽放自己的高雅,这也是紫砂壶延续自己生命力的唯一理由。


品茶的方式历代都在变化,这种变化是必然的趋势。在江南从前品茗是用中型壶以上的容量品茶,在当下壶往小型化发展,这是因为江南人逐步接受功夫茶,普洱茶、铁观音、岩茶、黑茶、白茶等等,都得用小容量的壶冲泡,古人所称作“不夺香气也”,壶是随饮茶方式不断地变化着,这就需要制壶者对茶文化变化之敏感。


几年前,当丁山壶业界还是制中大壶风气之时,经典陶坊就开始制作小壶,这是需要对茶文化深刻的认识以及商业上投入的勇气,因为当时紫砂壶收藏者有一种习惯,觉得壶大为贵小壶价值不如大壶。经典陶坊将收藏的古壶存其神韵而加以缩成小容量的壶,他们的观念第一致用第二求美,通过几年的努力为紫砂壶行业开了新风气。


▲ 经典陶坊藏「明清朱泥小品壶」


经典陶坊出品 / 朱泥矮梨形壶


回望茶文化的历史,虽然茶以及品茶的器在不断变化,但茶人不断追求茶文化的本质的初心不会变。





撰文:王大濛

摄影设计: 传器设计机构


文字和图片均为原创,版权归「经典陶坊」和原作者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半间店内还有大濛老师于壶、于书画、于蒲草的文字书籍,喜爱的茶友们可到店免费借阅。

▲《蒲草》王大濛著,广西美术出版社 2015年出版


▲《文人壶》王大濛著,山东画报出版社 2011年出版


大濛先生是江南大学副教授,江南文人画代表人物,他长于镌刻,近年又首倡“文人草”,种蒲造盆,与经典陶坊李先生多年知己,一起合作出版《文人壶》他说中国人玩得复杂,得生生之趣。他自己的生活就是如此。本文是大濛先生特别为经典陶坊微信公众号所写。大家小文,写心中逸气。

喝茶品茗之余,还能与同好者在文字笔墨间畅聊闲谈,实在是度过闲暇时光的好去处。